www.g22.com - 凯发娱乐

搜索: 您的位置首页 > 在线留言

谁抬高了房租?这个地产界「小崔」说完话就被迫辞职

时间:2018-10-05 21:53:47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“有人说我像房地产界的小崔,我不敢这么说。昨天住建部官员给我打电线日),遭东家切割的前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召开个人媒体沟通会,曝光其离职内幕,并称政府若不采取行动,两年后长租公寓必将爆仓。

  8月17日,时任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炮轰自如、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,称其以高于市场价格的20%至40%争抢房源,加剧北京等城市的租房价格上涨。

  当日晚间,我爱我家却发布声明称,胡景晖的看法仅代表个人态度。隔日一早,遭公司切割的胡景晖就在朋友圈宣布辞职,之后更向媒体表示,链家董事长左晖给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打了电话,左晖随后发布声明。

  在19日的发布会上,胡景晖将其与谢勇的4小时谈话称为“末日审判”,并建议迅速建立全国房租指导价,老百姓可向政府举报异常交易,强调“世界大国都不是靠地产强国的,中国须吸取教训。”

  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道,19日凌晨1时30分,胡景晖在朋友圈发布通知,仓促宣布当天上午10时在宋庄召开媒体沟通会,现场还请了保安和保镖,警告“别有用心的请不要来自取其辱”。

  之后的凌晨4个小时内,他又在微信朋友圈发了数十条消息,除了和自己相关的报道之外,还分享了不少王菲的歌。在3时58分发出的电影《无问西东》主题曲中,他评注“此刻的情怀”。

  近日,北京等一线城市租房价格大幅上涨引发全民讨论,时任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的一段评论也将他卷入了舆论漩涡。

  据报道,在8月17日的电话会议中,胡景晖表示,以自如、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,为了扩大规模,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%到40%在争抢房源,人为抬高收房价格,而且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、N+1出租模式加剧了租房价格上涨,长租公寓企业一味满足资本市场的胃口,现在发展严重跑偏了。

  但自如随后发表声明称,不存在参与市场不良竞争、哄抬房价的行为,长租公寓不具备影响操作整个租赁市场价格的能力。

  当日晚间,我爱我家亦发布官方声明称,部分媒体报道的“胡景晖炮轰长租公寓推涨房租”言论是其个人看法,仅代表其个人态度,并不代表我爱我家的观点。

  18日早上9时,胡景晖在朋友圈表示,因为“众所周知的原因”宣布辞职。在此之前,他还发布朋友圈质问:一个忠心耿耿,兢兢业业,无私无畏干了18年的老臣,在关键时刻,被干干净净地切割了?这还是那个我爱的我爱我家吗?“爱家赢”的核心价值观去哪里了?

  “我没想到事情会演化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胡景晖在19日的媒体沟通会上说,本来他在“末日审判” (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和他长达4个小时的谈话)的时候妥协了,而谢勇是“温文尔雅的资本市场的老司机”。据新浪财经报道,对于“末日审判”的谈话内容,胡景晖称,前些日子,我爱我家团队和58团队在聚餐时,“我跟姚劲波(58公司总裁兼CEO)讨论湖南菜的正宗问题,姚劲波让大厨去做了三道菜。这居然成为了‘末日审判’里我的一大罪状,说我在58面前丢了我爱我家的脸。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时代,我绝不受这个冤屈。”

  他认为,如果一个领导不能挺得住谗言,却对我进行“末日审判”,这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。

  6月22日,58同城以10.68亿收购了我爱我家8.28%的股权。胡景晖对此在发布会上表示,这笔交易全由自己促成,但自己与姚劲波都没有对方的手机号,“外界传闻这笔收购,姚劲波给我了很大一笔好处,怎么可能呢?”

  同样被卷入此事的还有链家董事长左晖,被胡景晖炮轰的长租公寓品牌自如正是链家旗下企业。关于离职内幕,胡景晖18日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,“左晖给谢勇打电话说,你能不能管好胡景晖,要是不能的话链家就要全面和我爱我家展开舆论战。”

  不过,左晖随后出面澄清称,“昨天(17日)谢总通过微信及电话主动联系我,主要沟通了三件事;不希望行业内斗,希望公司高层保持及时的信息沟通;我爱我家不支持胡对媒体的表达,且不赞成胡的观点;不满意胡一再有损上市公司形象的行为,在和我爱我家原董事长沟通胡在我爱我家公司的工作安排。我表达的是同意大家要一起为行业发展努力,对我爱我家内部事情没有任何观点。”

  18日晚,胡景晖与左晖通了半个小时电话。胡景晖在媒体沟通会上透露,他在通话中对左晖表示,“你有可能跑偏了。”不过,胡景晖也称,相信左晖没有主动联系谢勇,“应该是我爱我家的谢勇主动联系的,但由于没有电话录音,一些内容没有办法佐证。”

 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今年4月,脱胎于链家网的贝壳找房横空出世。这是一个定位于品质居住服务的平台,试图通过吸引各类居住品牌的入驻,而链家、德佑、自如等“链家系”品牌率先入驻贝壳。

  6月12日,58集团联合我爱我家、中原地产、21世纪不动产、万科物业、麦田房产、中环互联、新环境、龙湖冠寓等企业,誓约以真实房源和诚信经营服务广大用户,将矛头指向贝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谢勇疑似公开叫板了贝壳找房。他表示,房产经纪行业需要平台,平台确实能够为经纪公司带来真正的流量,但是经纪公司需要的是真正的平台,“那种既做线上、又做线下的平台,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,这在商业伦理和操作逻辑上是我们不太能接受的。这个行业需要的是百花齐放,而非一枝独秀。”

  据报道,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市银监局、市金融局、市税务局等部门紧急集中约谈自如、相寓、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,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: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;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;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。在19日的发布会上,胡景晖表示,有人说我像房地产界的小崔,我不敢这么说,但我得了他跟他同样的病,由于各种原因,我得了重度抑郁症。

  除此以外,胡景晖还在发布会上谈及了自己对长租公寓的看法:“自如、蛋壳、相寓都挺努力的。长租公寓这个词应该改一下叫住宅租赁运营。这其中有很多资本涌入,但不管什么样的资本都不能只为了赚钱,资本必须承担社会责任,如果资本挟持了许多企业,一定会跑偏。

  “在‘末日审判’的时候,我的另一大罪状是,我说了长租公寓爆仓,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,这个一点也没错。我是在告诉政府,告诉同行,我们要老老实实地介入,不要看规模,一定要保证生意是安全的。”

  他透露,“昨天住建部的官员给我打了电话,对我表示支持。我隔空喊话,是要政府管一管长租公寓。”

  据新浪财经报道,对于自己的发言到底动了谁的奶酪,胡景晖认为,那些头脑简单的资本可能会认为自己的利益被触动,但真正想投资长租公寓的人,“会感谢我帮他们意识到了风险。我是救了他们的。”

  而由于资本的原因,胡景晖表示房地产行业很容易妖魔化,这个行业还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。未来房地产的一半交易额会被龙头企业占了,剩下的那点也会被更加细分,我爱我家、链家都是这样的龙头企业。

  胡景晖强调,北京市住建委周五的约谈是很有必要的,“全世界任何一个经济强国,都不是靠房地产成为经济强国的,但是美国、日本却都经历过房地产泡沫破灭而带来的巨大代价,尽管我是一个地产从业人员,但是我也必须要说实话,今天的中国必须吸取教训。”尽管因为与我爱我家有同业禁止协议,辞职后的胡景晖不会再做这一行,但他仍是中国房地产经济同业联盟的主席,并对房租提出了三点建议:

  1、通过全国的住建系统,迅速建立全国房租指导价,指导价每个月以各种渠道向老百姓公示

  2、如果有了指导价,出现了异常交易,老百姓可以向政府举报,如果是哄抬房价,严处

  3、我建议住建部和各地的住建委员、一行三会建立联合工作机制,严格监管进入到长租公寓的资本。

  胡景晖称,政府如果听取这三点建议并立即行动,爆仓问题就不会出现,但是如果继续拖延,两年之后,必然会出现爆仓问题。

  自如等长租公寓运营商似乎成为了众矢之的,那么,究竟是谁推高了一二线城市的房租?据微信公众号“侠客岛”8月18日报道,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,在全国的一二线%。涨幅最高的是成都,以30.98%的涨幅位列榜首。紧随其后的是深圳,涨幅高达29.68%,重庆、西安、天津、合肥等二线城市,涨幅全线超越北上广,而北京和广州的涨幅也均超过20%。

  以北京为例,据《羊城晚报》报道,贝壳研究所整理的数据显示,以2018年8月6日至12日的整租租金为样本量,北京的整租平均租金同比增长了15.5%,部分小区从去年年末一路走高,截至7月30日涨幅已近40%。此外,2018年北京租金绝对值达每月每平米76.1元,在全国位列第一。

  据“侠客岛”报道,贝壳研究院提供的报告《北京租金上涨的真相》中称,近来北京市集中清理与拆除违规公寓、群租房以及隔断房等不符合消防安全的租赁住房,导致市场上低端租赁房源减少,同时对“黑中介”“二房东”的打击导致部分不合规房源下架,挂牌房源总数下滑。此前低端房源的租客不得不转向收费更高的其他产品类型,需求端的增长推动了这部分产品租金上涨。

  据悉,2017年,北京拆除违法建设5985万平方米,2018年,北京计划拆除违法建设4000万平方米以上。2017年,北京商品房销售面积为875万平方米,保障房销售面积267万平方米,加起来1142万平方米,不及当年拆除面积的1/5。

  除此以外,一套原租金为6500元的房子,经过蛋壳、自如等长租公寓的“激烈抢夺”,房租被硬生生被抬高到9000,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就在舆情发酵之前几天,自如管家们还一遍一遍地在朋友圈刷屏——推荐一处房源签约成功,推荐者可获1000元奖励金。

 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则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经他调查,同一个小区,同样的户型,装修差距不大,但中介托管的房源比非托管的房源贵22%。而在市场上,已经很难找到非中介或者非公寓企业的房源了。

  不过,长租公寓们的回应很有意思——“管理成本高,根本不挣钱”。自如CEO熊林甚至表示,北京是自如从2011年成立以来唯一盈利的单体城市,且仅是“微利”。

  在专业人士看来,这主要在于长租公寓的自我定位是互联网企业,而非线下牵线搭桥的传统中介,他们的目标是互联网化的中介巨头。这就不可避免地使他们的商业立即带有互联网化的流量经营思维:为租客定制各类增值服务,从搬家、维修到沙龙、郊游和聚会,形成社群内的重复消费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要成为高估值的互联网化巨头,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烧钱——不惜代价拿到垄断地位,获得定价权。

  而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将不再从事这一行,他在发布会上的发言亮点颇多,并称在18日晚收到了100多家创业机构的邀请,中国有5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直接给其打电话,希望与他谈谈未来。但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胡景晖似乎有些紧张,在发言期间撇开腿不停抖动。

  关于他的创业打算,胡景晖表示,如果你要想和老板平等对话,那么就只能是你也成为老板,成为资本。“因为我不想再和任何人去仰视着谈条件,那样去挣钱太屈辱。我的私募基金一定会投政治正确的、符合国家战略的事情。”

相关文章列表
    无相关信息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热点排行